1. 首頁
  2. 資訊
  3. 人物
  4.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酷玩實驗室

如今這個世道,沒有一個人敢說蔚來半句好話,也沒有一個人敢給李斌伸出半根稻草。

電影《西虹市首富》里,有一個經典情節:

王多魚要在一個月內,花光10個億。本來他以為這是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但后來他發現,當財富積累到一定程度時,想傾家蕩產都難。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但是,也有倒霉蛋能花完。

這個人就是李斌。

從各個角度來看,李斌都應該是一個土豪,已經躺著賺錢的那種。

他是中國第一批互聯網人。

1996年,他在北京成立了南極科技,在美國租服務器,在國內幫人注冊域名,一個月收入幾十萬。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那年,李斌22歲,賺到人生第一桶金。

那年,25歲的馬化騰還是一個軟件工程師;那年,27歲的雷軍剛當上北京金山軟件公司總經理;那年,和李斌同歲的劉強東還在快遞公司當物流主管。

而他一手創辦的易車網,是中國第一家在海外上市的汽車互聯網公司,股價最高時一度接近100美元。

李斌不但是一個土豪,他還是個低調的人。

當那篇《摩拜創始人胡瑋煒套現15億:你的同齡人,正在拋棄你》的文章在朋友圈瘋狂轉發時,鮮有人知道,摩拜背后的男人,是他——

無論是“共享單車”的創意,還是摩拜的每一筆融資,都和李斌有關。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李斌還是個極具商業頭腦的人。

除了摩拜,他的投資領域遍布整個出行行業的上中下游,有人甚至稱他為“出行教父”。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但就是這么一個人,土豪、低調、有商業頭腦,他卻偏偏開始了第四次創業。

在這次創業中,他的人設完全顛覆了——

為了它,李斌突然變得異常高調,一改深沉隱忍的個人風格,多次“大放厥詞”;

為了它,李斌被人罵“賈躍亭第二”“騙子”,昔日那個高瞻遠矚的“出行教父”已經無人再提;

而今天,為了它,李斌要傾家蕩產了。

是的,李斌這一次所做的這個行業,不可謂不兇險:

縱使富可敵國,也能把錢造光。

這就是蔚來,一個新能源汽車品牌。

今天,蔚來的CFO謝東螢宣布離職,外界猜測或與融資停滯、資金鏈出現問題有關。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這就是蔚來,一個即將涼涼的,新能源汽車品牌。

1

從種種過往來看,李斌應該很聰明才對。他幾乎沒有做過錯的決定。

1991年,17歲的李斌做了人生中第一個重大決定——他要考北大。

這是一個很扯的想法,要知道高中三年,他去的最多的地方不是教室,而是游戲廳。

這種人要是能上北大,那北大就不是北大了。

不過李斌倒是沒有在意旁人的目光,在高中的最后一段時光,他浪子回頭,臨陣磨槍,用功程度絕對趕超“頭懸梁,錐刺股”了。

幾個月后,他以太湖縣文科狀元的身份考入北大。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進了北大的李斌,再也沒有浪費自己一秒時間。他一周參加17門考試,大學4年,拿了三個學位。

1996年,他成立了南極科技。1997年,他參與創辦科文書業信息技術公司,也就是當當網的前身。

第二年年底,李斌離開了當當,因為他想做一件大事——成立一個像eBay一樣的公司。

eBay創始人Omidyar的女朋友喜歡一種糖果盒,但卻找不到共同愛好的人。于是Omidyar為她成立這個網站,希望幫她找到更多志趣相投的伙伴。

沒想到eBay很快被同好者擠爆,漸漸地,發展成了一個購物網站。

利用愛好吸引強相關用戶,是eBay帶給李斌的啟發。

而李斌選擇的方向,是他自己的愛好——汽車。

因為盡管當時的汽車還沒有走入中國的家庭,但李斌覺得它會成為未來生活不可或缺的工具。

李斌的性子向來是說干就干。

2000年,他拿出自己的積蓄,和一個師兄一起成立了一個汽車網站,叫做易車。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憑借著出色的口才,李斌拿到了950萬美元的投資。

真的被李斌算對了。

2001年,國家首次鼓勵轎車進入居民家庭,倡導發展經濟型轎車。

就在那一年,上海通用推出10萬元的賽歐,10萬元家用轎車市場迅速膨脹。

就在那一年,中國加入WTO,汽車關稅下降,合資汽車企業紛紛成立,進口車數量同比增長93%。

越來越多的汽車產品讓中國人挑花了眼。按照常理來說,李斌的易車網迎來了最好的時代。

但事實上,易車網快要倒閉了。

因為也是在那一年,互聯網泡沫破裂了。納斯達克指數狂跌78%,只有不到一半的網絡公司活到了2004年。

7500億美元的資產和60萬個工作崗位瞬間蒸發。赴美上市不到一年的新浪、網易、搜狐,股價都跌到了一美元。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所有的互聯網公司都賠了,當然也包括易車,它賠了400多萬。

這也許是李斌第一次感到什么叫做“生不逢時”。

投資人還沒來得及罵“李斌傻X”的時候,李斌就干了件更“傻X”的事情——

他讓投資人撤資,并將虧損的400萬背在自己身上,變成了個人負債。

當有記者問李斌為什么這么做的時候,他說:

“困難是短暫的,挺過就好了,我有信心。”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李斌有信心,可公司里的人沒有。短短幾天,公司里的人走的走,散的散。

到最后,就剩下7個人。

那幾年李斌每天早上8點出門,下午6點回家,家里人都以為他還在上班,但實際上,他給人寫代碼,幫人弄網站,什么能掙到錢,他就干什么。

最窮的時候,兜里就10塊錢。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2003年,門戶網站開始起死回生。為了避免和門戶網站競爭,李斌甚至都不敢把易車做成資訊類的網站。

門戶網站不愿意服務汽車經銷商,李斌就收集這些經銷商的資料,整理成信息數據庫,倒貼錢給門戶網站使用。

那時,幾大門戶網站關于汽車市場的信息和數據分析,都是由易車提供的。

隨著易車的資源越來越多,不少企業和網站來找易車談合作,經銷商開始給易車交會員費,易車又開始有了現金流。

到了2004年,易車的利潤達到數百萬。

易車,竟然真的“活過來了”。

李斌又一次算對了。

2010年,易車在成立10年后正式在美國紐交所掛牌上市,同時,它也是中國第一家在海外上市的汽車互聯網公司。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媒體談起易車的9年前,談起他欠的那400萬。本以為李斌會說出什么豪言壯語,但他只是淡淡的來了句,“三年前我們定下目標上市,今年不過是履行個承諾”。

赴美上市,看起來是李斌創業成功的頂點。

但36歲的李斌不知道,他和中國汽車的故事,才剛剛開始。

2014年,李斌看著北京城灰蒙蒙的天空。一直在做“教人們買車”的李斌,決定自己造車。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這就是蔚來。

蔚來,Blue Sky Coming,蔚藍的天空來了。

汽車突破對空間的限制,意味著自由和美好,但是擁堵、環境污染等問題,是不是離這個目標有點遠了?

40歲的李斌給自己寫了封信,就拿出了自己的全部身家——

1.5億美元,全部投進了蔚來。

他甚至都沒拿一丁點創始人股份,自己手里的股份,全部都是拿錢買的。

這是一件值得用生命去做的事,李斌是這么和別人說的。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李斌的決心,也打動了圈內的一眾好友。

雷軍表示,“當你扣動扳機時,直接找我就行”。

劉強東更是直接,聽李斌講了15分鐘,只思考了10秒,就說了“Yes”。

就連易車的主要競爭對手汽車之家創始人,李想,都入股了蔚來。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新東方的俞敏洪也投了錢,并開玩笑地說,“我投了這個錢,你要讓我賺錢的啊,要是賺不到,我就把你弄死”。

蔚來一定會賺錢的,這是2014年,蔚來所有投資人的想法。

事實上,蔚來擁有做電動汽車的“天時、地利以及人和”。

含著“金湯匙”出生的蔚來,“人和”以及“地利”自然不必多說。

更重要的是,它等到了中國新能源汽車最好的時代。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2000年,時任奧迪公司生產部技術經理的萬鋼,向國務院上書,提出了開發潔凈能源汽車的建議。

在這份文件中,他分析了中外在內燃機上的技術差距,短時間內趕超國外廠商,基本上不現實,中國汽車業想要崛起,必須進行“彎道超車”。

超車的手段,就是新能源汽車。

新能源汽車的電機、電控和電池,與油車完全不一樣,這也就意味著,在新能源這一行業,我們和國外是站在同一個起跑線上。

萬鋼的建議,引起了國家的重視。

2001年4月,“十五”正式設立了“863計劃”,其中就有電動汽車重大專項。同年,科技部發布新能源汽車的戰略規劃。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種種跡象表明,屬于電動車的時代,要來臨了。

2013年9月,財政部與科技部聯合發布了新能源汽車推廣方案。隨后,各地方政府也都出臺了補貼政策

也就是說,買一輛新能源汽車,可以享受至少雙份補貼。這一政策,在全世界根本找不到第二家。

中國新能源汽車的春天,已然來臨。

2

但在轟轟烈烈的補貼政策下,中國電動車行業交出的作品,卻是這個畫風——

這輛車,叫做知豆

2015年它剛剛成立,就一舉成為當年電動車的銷冠,估值高達10億。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作為一輛車,它的最大特點,可能是“不要臉”。

在它的車型介紹里,屢屢出現“銀黑相間的配色掩蓋了用料廉價的不足”“知豆竟然還配備了多功能導航以及冷暖空調系統”等字眼。

而這輛最高時速可達80km/h(實際上根本到不了),以裝了空調為傲的“新能源汽車”,官方指導售價是10.88萬。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號稱知豆電動車主要競爭對手的眾泰芝麻E30,在自己的介紹中堂而皇之寫著,這是眾泰旗下的一款商務車。

恩,一款連安全氣囊都沒有的商務車。

這款在車型尺寸和續航里程和知豆高度相似的“商務車”,官方的指導售價是17.98萬。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諸如此類的產品,成了中國電動車行業的“中流砥柱”。

它們存在的意義,就是騙補。

每賣出一輛車,知豆可以拿到的國家補貼,平均為6萬元。截止2017年底,知豆共賣出10萬輛車,也就是說,光補貼,它就可以拿到60億。

這些車,都賣給了誰呢?

2015年,一家品牌為“小靈狗”的公司,購買了知豆1128輛車,這筆訂單總計8341萬元,政府會在交易后的下一年度,補貼4124萬元。

但當時“小靈狗”沒錢,借了8500萬,借款方,居然是知豆。

賣家借錢給買家?仔細一查,原來知豆和“小靈狗”的股東重疊,互為關聯方。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無數企業在左手倒右手的操作中,騙取著新能源汽車的專項補貼。

而這,只是中國新能源汽車行業的“常規操作”。

早在2013年底政策頒布,互聯網企業,早就看到了這里邊的紅利。

一夜之間,300多個互聯網造車團隊成立。因為沒有生產線,他們要比的不是產品,而是PPT。

這其中,有一個人永遠都跳不過去,他就是賈躍亭。

2014年6月,馬斯克開放了特斯拉專利。得知消息的賈躍亭,第一時間就發布了超級造車“SEE計劃”。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PPT上的slogan很醒目,“顛覆,由你開始”。

大眾沒想到的是,顛覆的,不止是樂視的超級汽車,而是整個樂視。

接下來的故事,想必大家都很熟悉。

套用現在很流行的一個句式,國家用13年時間,萬億資金投入,才打開新能源汽車的大門,賈躍亭用一頁PPT,就把它關上了。

2017年7月5日,賈躍亭去美國開FF的例會,自此,“下周回國”,成了一個傳說。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僅僅不到三年,互聯網造車就一地雞毛。

正當李斌說服了投資人,組建了自己的團隊,準備大干一場時,一轉頭——

蔚來的“天時、地利以及人和”,已經所剩無幾。

這是李斌人生的第二次“生不逢時”。

蔚來的路,該怎么走?

顯然,李斌已經做出了選擇。

一夜之間,原本低調,從不接受媒體采訪的他,突然從幕后走向臺前,親自下場給蔚來做宣傳。

迎接他的,除了鎂光燈,還有無盡的罵聲。

從那一天起,李斌和蔚來,被無數人在放大鏡下注視著。

他說的每一句話,都被媒體過分解讀。

他走的每一步路,原本就顫顫巍巍,旁邊還圍滿了叉腰等著看笑話的吃瓜群眾。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最令人“津津樂道“的,是蔚來那一場堪比演唱會的新車發布會。

這似乎也成了李斌是“騙子”的最好佐證——

一場發布會,請來了5000名蔚來車主,包下8架飛機,60節高鐵車廂,19家五星級酒店,160輛大巴。李斌還包下了整個五棵松體育館,花1000萬請來了夢龍樂隊。

總共花了8000萬。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但其實,這是蔚來第一次正式的亮相;

開隆重的發布會,也是由蘋果開始,互聯網時代企業一貫的做法;

而無論是哪個品牌,每場新車發布會的花費,都在數千萬。

但這些都被選擇性地忘記了。人們只記得一句話——

總之,李斌,傻逼。

當蔚來EP9電動超跑在倫敦首發時,很多人說它只是一輛中看不中用的“玩具車“。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當蔚來EP9在最魔鬼的紐北賽道,以6:45.900的成績刷新了最快量產車圈速紀錄時,很多人說它在作秀。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當蔚來ES8發布的時候,很多人覺得它太貴。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當價格更親民的ES6發布時,他們又說它動力不夠。

抓住蔚來猛黑,已經成為了一種“政治正確”。

不但沒有公關風險,還能十萬加。

甚至還有人以蔚來續航不行,過于費電,給有關部門寫文,建議取消蔚來的新能源補貼,并且向其征收消費稅、置購稅和車船稅。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不在汽車圈的人,可能很難想象,蔚來被噴到什么地步。

就在幾天前,蘇州S228高架上,一蔚來車主因躲避大石頭發生碰撞。

大石頭直接懟到了蔚來的底盤,現場事故照片非常駭人。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但結果,車主并無大礙。

整輛車車身完好,內部完好。整起事故,沒有起火,電池和絕緣一切正常。

據分析,這與蔚來電動車的設計有關。

蔚來為了實現“換電池代替充電”,在電池包的碰撞安全方面,增加了更多的設計。

這大大增加了車的安全性,但影響了續航。這也是蔚來的一大黑點。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但這次事故,用當事車主自己的話說,如果換成是別的車,命就沒了。

這本是對“蔚來黑”最好的打臉方式。

沒想到,當有人嘗試聯系蔚來的高層采訪時,對方卻拒絕了。

蔚來的人是這么說的: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字字句句,如履薄冰。

對自己不利的,不敢宣傳,也就罷了。

對自己有利的,也不敢宣傳。

因為,蔚來做什么,都是錯的。

3

這種情緒,在蔚來2019年第二季度財報公布后,達到了頂峰。

9月24日,蔚來發布2019年第二季度財報,數據顯示,蔚來第二季度凈虧損32.85億元,財報公布后,蔚來股價暴跌28%。

相較于IPO時的6.26美元,蔚來的股價已經下跌76%。

不僅如此,華爾街的分析師們似乎并不準備放過蔚來。9月30日,投行桑福德-伯恩斯坦公司分析師將蔚來的目標股價從1.70美元直接下調至0.9美元。

美股規定,如果一家上市公司的平均股價連續30個交易日不足1美元,就會被發退市警告;如果在90天內這一情況沒有改善,那就會被摘牌退市。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10月15號,蔚來似乎轉了運。

有媒體報道稱,“蔚來汽車正在與浙江湖州市吳興區洽談一筆50億元的融資”。

但僅僅一天后,吳興區政府相關工作人員就出來表態,“洽談過,但鑒于評估風險過大,已停止進一步洽談。”

談過,但沒談成。它只是,短暫地愛了我一下。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今天,蔚來的CFO,也宣布離職了。

虧損、裁員、融不到資,蔚來,似乎已經沒有了未來。

蔚來不行,大概已經是全世界的共識。

只有真的買了蔚來汽車的人,不這么看。

做蔚來車主,真是不容易。花了40多萬,還要與全世界為敵。

我誤入了一個蔚來的車主群,本以為最近大家應該很慌,但沒想到,大家都在互相打氣。

有車主在曬,蔚來跑7777公里,只要300多的電費。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有人在等待,“蔚來”這個孩子的成長。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有人認為,蔚來會有一個“微信式”的逆襲。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他們甚至認為,買蔚來給他們增添的不是面子,而是民族自豪感。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說實話,聽起來有點中二。

這讓我想起,我第一次對蔚來有深刻印象,也是因為一個蔚來車主朋友的“安利”。

那次我坐上了這個朋友的車,他很驕傲地跟我說,這是蔚來ES8!

我以為他在炫富,很敷衍地“噢~”了一聲。

直到我們開上路,在某一個路口,對面也開過來了一輛蔚來ES8。

在短暫的會車時刻,兩個蔚來車主,搖下車窗,互相揮手致意。

那一刻我覺得,這個車,不簡單。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在那之后,我開始頻繁地聽到大家討論蔚來。

有兩種人喜歡討論蔚來:

第一種,蔚來的車主,喜歡夸它;

第二種,其他人,喜歡黑它。

坦率地說,我至今買不起蔚來。但是這也形成了我一直對它有好感的理由:

因為汽車,是中國傳統弱勢行業。

而中高端汽車——中國沒有這個行業。

這是因為,造車,是一個龐大的、技術整合型的超級工程。

時至今日,我國汽車制造關鍵設備的進口率,仍在60%以上。就是說,我們仍沒有掌握核心技術。

而高端汽車市場,還不只是制造業的問題,它背后還有品牌積累和營銷能力的競爭。

比起制造來說,這才是中國汽車更缺的地方。

保時捷一個皮套,能賣2萬;勞斯萊斯一把傘,能賣10萬。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圖:勞斯萊斯售價10萬的雨傘,你猜它的功能和普通雨傘有什么區別?答案是:沒有。

對高端汽車市場來說,比技術更值錢的,是品牌。

而這樣的品牌,中國沒有。

很多人說,中國很多人喜歡買進口的東西,是崇洋媚外。

但是在汽車行業里,讓人最氣的是,要想買好車,只能買進口的。

因為,我們,沒有。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圖:勞斯萊斯

如果你對汽車稍有了解就會知道,2018年我國GDP為900309億,汽車制造業營業收入83372億元 ,大約占 9.26%;

在廣告營銷投放中,汽車是占比最高的,以微信平臺為例,汽車廣告投放占比大約30%。

汽車是最重要的、關乎國計民生的大宗消費品,沒有之一。

而就是在這樣重大的行業里,中國唯一定價在40萬以上、還有成交的,只有兩輛車:

一是紅旗H7,二是蔚來ES8。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說句實話,也不怪中國車企不行,怪只怪我們起步實在是太晚。

做油車,我們和外國的差距,我不想多說了;

我們不能一邊叫著“中國要自信”,一邊卻拿不出像樣的車企。

這就是前面萬鋼所說的:電動車,是我們彎道超車的機會。

然而,哪怕是做電動車,也不容易。

美國電動車巨頭特斯拉,擁有無可媲美的功率200千瓦以上的高性能電機;

作為世界第一,它還擁有“三電+三智”:

三智是智能網關、智能座艙和自動輔助駕駛系統。三電則是電池、電驅和電控技術。光是“三電”,就占到了純電動汽車成本的一半。

這些,都是電動車的命脈。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翻遍全世界,只有一家公司,也同樣擁有以上這些東西。

這家公司,叫做蔚來。

尾聲

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看到車友群里大家在傳一張圖片,說蘇州那名被撞的蔚來車主,已經打算再買一輛蔚來。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很多常看我文章的同學知道,馬斯克是我的男神。

很多人經常拿蔚來和特斯拉比,以證明蔚來不行。 

可馬斯克創立特斯拉,跌跌撞撞,到今日,已經16年。

而李斌創立蔚來,滿打滿算,到今日,不過4年。

這些,媒體卻很少報道。

人們只看到賈躍亭拿著PPT全國演講,接受鮮花和贊美,卻沒看到蔚來在全世界各地測試性能;

人們只看到“知豆車”們在花樣百出地騙補,卻沒看到蔚來一年申請4000多項專利。

如今,國家對電動車的補貼退潮,很多薅羊毛或者割韭菜的企業,都準備退場了。

蔚來,也來到了死亡邊緣。

李斌,怎么辦?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讓我非常意外的是,李斌決定,all in。

9月13日,易車網發布公告,已經在和騰訊商討私有化交易。而李斌,大概能從這筆交易中套現1.24億美元。

不出意外,他會在第一時間把這筆錢投進蔚來。

就像他18年前扛起易車的400萬虧損一樣。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圖:蔚來的全鋁車身,也讓它的扭轉剛度足以媲美一些頂級超跑。

作為一家造車新勢力,蔚來要為新經濟的泡沫背黑鍋;

作為一家汽車制造商,它要為中國造車行業的落后擋槍子。

很多蔚來員工說,“斌哥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衰老”。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說實話,寫這篇文章時我就知道,可能會被很多人罵、被取關。

如今這個世道,沒有一個人敢說蔚來半句好話,也沒有一個人敢給李斌伸出半根稻草。

但是,我希望中國的汽車行業能好。

我愿意說一句:

斌哥,加油。

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沒人敢伸出半根稻草

來源:酷玩實驗室

本文地址:http://www.wzepip.live/news/renwu/102125

返回第一電動網首頁 >

收藏
83
  • 分享到:
發表評論
相關內容
新聞推薦


第三方登錄
小程序

反饋和建議 在線回復

您的詢價信息
已經成功提交我們稍后會聯系您進行報價!

第一電動網
Hello world!
竞彩推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