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資訊
  3. 企業
  4. 1.38億元拍賣全資子公司 知豆電動汽車期待白馬騎士

1.38億元拍賣全資子公司 知豆電動汽車期待白馬騎士

新京報

1.38億元拍賣全資子公司 知豆電動汽車期待白馬騎士

眼看它起高樓,眼看它樓坍塌。汽車行業分析師任萬付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知豆電動汽車危機爆發,既有企業產品矩陣過于單一,也有未及時進行產品升級造成。

近期,新京報記者從阿里拍賣上獲悉,蘭州知豆電動汽車有限公司(簡稱“蘭州知豆”)的100%股權被浙江省寧波市中級法院處置拍賣,起拍價為1.38億元,評估價為1.97億元。本次拍賣的全部股權包括土地、生產線、廠房等固定資產以及知豆的純電動乘用車生產資質。

值得注意的是,除蘭州知豆的純電動乘用車生產資質成為拍賣的重點對象之外,本次拍賣為司法拍賣,是寧波市中級法院根據司法裁定對蘭州知豆全部股權進行處置,意味著本次拍賣并非蘭州知豆的主動之舉。

花費11年“起高樓”

在本次拍賣中,蘭州知豆的純電動乘用車生產資質成為拍賣的重點對象。眾所周知,近幾年來,國內造車新勢力對于生產資質的熱衷可謂是近乎瘋狂。例如車和家以6.5億元收購重慶力帆汽車有限公司全部股權獲得資質,拜騰以“1元”收購了一汽華利的乘用車生產資質,但卻需要代支付5462萬元的工資和8億元的債務,威馬汽車以11.8億元收購了大連黃海獲得了生產資質……不過,知豆電動汽車的純電動乘用車生產資質以1.38億元起拍。

天眼查信息顯示,2006年7月份,蘭州知豆由新大洋機電集團正式成立。在2012年,知豆電動汽車首款低速電動產品正式推出,然而迫于沒有生產資質,該款電動車一直在海外銷售。2013年,知豆電動汽車“搭車”眾泰汽車生產出第一款乘用車產品,但是由于種種原因,雙方的合作最終分崩離析。

事實上,作為國內較早從事新能源汽車生產制造的品牌,在2015年到2017年間,知豆電動汽車也曾有過高光時刻。2015年,國內對于新能源汽車的補貼尚處于“紅利期”,且當時知豆電動汽車的產品多在低端區間游走,在眾多汽車限牌限購地區,知豆電動汽車也曾被大多消費者稱為“占號神器”。

數據顯示,在2015年至2017年間,知豆電動汽車的年銷量分別為2.53萬輛、2.4萬輛和4.3萬輛。在2017年全球新能源汽車銷售榜中,知豆D2位列第六,同年,知豆電動汽車獲得發改委下發的生產資質,進入了工信部新能源產品目錄,得到了國內造車權利。

1年“樓坍塌”

高光終結于第12年。作為國內第一批造車新勢力的知豆電動車,卻最終沒有乘上“新能源”的東風,反而在新能源汽車呈“井噴式”發展的2018年,陷入了銷量大幅滑坡以及債務拖欠的危機。數據顯示,2018年,知豆電動汽車的累計銷量為1.53萬輛,同比跌幅為63.9%,僅完成年銷量目標(8萬輛)的19%。進入2019年,知豆電動汽車的銷量數據持續低迷,前三季度僅售出新車2095輛,同比暴跌84.5%。

伴隨著行業寒冬持續,危機也在加劇,知豆電動汽車仍沒有償還上2018年欠下的巨債,反而走上被迫拍賣旗下全資子公司蘭州知豆全部股權的道路。同時,銷量的下滑最終蔓延到了經營層面。10月17日,長虹華意發布公告表示,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長虹華意控股子公司上海威樂對知豆電動汽車的應收賬款余額7122.31萬元已逾期。公告還表示,自去年9月以來,知豆電動汽車就一直處于停產的狀態。據了解,早在2018年11月份,上海威樂就向知豆電動汽車發出《往來款詢證函》,對被拖欠的貨款進行確認。然而在多次催收之后,知豆電動汽車仍未償還拖欠款項。事實上,知豆電動汽車的債主并不止長虹華意,據新京報記者不完全統計,目前知豆拖欠款項的企業已經有數十家,其中包括永貴電器、天成自控等上市公司。另外,根據天眼查信息顯示,自今年以來,蘭州知豆被法院列入被強制執行人名單已經達到了50次。

汽車行業分析師任萬付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知豆電動汽車爆發危機的主要緣由有二,一是企業產品矩陣過于單一,所有產品集中在微型電動車領域;二是當國家補貼退坡后,知豆電動汽車并未及時進行產品升級,單車成本居高不下。從2018年起,國內新能源補貼開始退坡,眾多小眾且低端的新能源品牌開始逐漸邊緣化,其中,蘭州知豆目前還能享受國家補貼的車型僅知豆D3。工信部信息顯示,該車型續航里程為315公里,而其他的微型電動車則退出了補貼范疇。此時,知豆電動汽車歷經11年建起的高樓也許會在這一年瞬間坍塌。

知豆“巔峰”難回

除了受困于銷量下滑、債務危機難解,知豆電動汽車還陷入了欠薪裁員、創始人出走的困局。2018年8月,知豆旗下的另一家全資子公司知豆智信被曝出由于北京的辦公室房租到期,公司領導和員工要么去總部報到,要么主動離職,而離職的員工只能拿到3個月的欠薪。同時,去年6月,知豆電動汽車的創始人鮑文光卸任總裁一職。今年8月,由于知豆電動汽車未在執行通知書指定的時間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給付義務,鮑文光被寧海縣人民法院限制高消費。

值得一提的是,在浙江省寧波市中級法院對蘭州知豆的100%股權處置拍賣公告中,浙江省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標明“拍品瑕疵”:公司仍在經營資產會有一定變動,甘肅省政府、蘭州市政府、蘭州新區管理委員會與蘭州知豆電動汽車有限公司簽訂過相應合作協議,對具體經營有一定限制和約定,具體可向蘭州新區經濟發展局等咨詢。此外,根據評估公司出具的評估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蘭州知豆的總資產超過19億元,總負債超過18.37億元,凈資產為6482萬元。

對于本次全部股權的起拍價為1.38億元,任萬付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雖然價格不高,但由于很多造車新勢力目前的狀況也不理想,且大部分對資質的需求都已滿足,因此造車新勢力接盤的可能性比較低。當然不排除有低速電動車企業或傳統燃油車企業接盤的可能。同時,任萬付認為,如今知豆已經陷入了產銷研均不利的惡性循環,想要東山再起比較困難。

來源:新京報

本文地址:http://www.wzepip.live/news/qiye/102133

返回第一電動網首頁 >

收藏
29
  • 分享到:
發表評論
相關內容
新聞推薦


第三方登錄
小程序

反饋和建議 在線回復

您的詢價信息
已經成功提交我們稍后會聯系您進行報價!

第一電動網
Hello world!
竞彩推荐平台